<form id="8vrow"><tr id="8vrow"></tr></form>

    <em id="8vrow"><object id="8vrow"></object></em>
    <rp id="8vrow"></rp><dd id="8vrow"><track id="8vrow"></track></dd>

  1. 同程生活剛更名后立即宣布破產,專家表示“存惡意破產可能”

    2021-07-09 00:20:45來源:威易網作者:鋒云

    7月7日晚間,剛在前一天剛宣布改名為“蜜橙生活”的社區團購老玩家“同程生活”發布公告,因經營不善擬申請破產。值得矚目的是,這也是在社區團購混戰后,倒閉的一家骨灰級玩家,騰訊、同程皆為其股東。對此,專家表

    7月7日晚間,剛在前一天剛宣布改名為“蜜橙生活”的社區團購老玩家“同程生活”發布公告,因經營不善擬申請破產。值得矚目的是,這也是在社區團購混戰后,倒閉的一家骨灰級玩家,騰訊、同程皆為其股東。對此,專家表示有惡意破產的可能。

    在原來的社區團購賽道上,同程生活是僅次于興盛優選。但現在老玩家同程生活率先倒下。7月6日,同程生活創始人、CEO何鵬宇發表內部信,信中表示,鮮橙科技目前正面臨著創業以來最困難的時刻。自從2020年9月開始,社區社區團購行業風云突變,行業從“拼創新”“拼執行”的時代轉變成“拼資本”“拼補貼”的時代;诖,現在鮮橙科技必須在業務上做出調整。

    隨后在7月6日,同程生活便發布公告,宣布由C端業務轉型至B端業務,且更名為“蜜橙生活”。

    7月8日,何鵬宇的愧疚道歉信已經公布與眾,同程生活從賽道第二淪為破產選手,這一路走來到底是何緣由?

     

    \


    曾經風光  如今灰暗 同程生活撐不住大市場

    據“電數寶”電商大數據庫顯示,同程生活2018年至2020年已融資8輪,累計融資額超21.1億元人民幣,其中不乏騰訊、同程旅游、真格基金、元禾原點等知名VC和巨頭投資。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同程生活作為國內最早一批社區團購的玩家,也算是背靠在線旅游上市公司“同程藝龍”這一有實力的小巨頭,卻在短短幾年時間快速崛起、到多輪融資再到走向衰落,可以說是“起個大早。

    趕個晚集”不禁令人唏噓……之所以破產是因為社區團購賽道已經是“天價燒錢”的資本游戲,不是十幾億幾十億,而是幾百億的級別,正因為燒錢補貼太厲害,平臺自身又缺乏“造血”功能,礙于同行競爭過于慘烈,產品長期低價虧本售賣,導致同程生活拖欠供應商資金達2個億多,造成資金鏈斷裂,加之國家出手“嚴監管”,嚴禁不正當競爭與反壟斷,綜上因素分析,同程生活破產我覺得并不意外,完全情理之中。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董毅智律師則認為,因為社區團購底層的商業邏輯是有問題的,所以說這個邏輯能否支撐需要看有無創新性,現在大家還是在用非常傳統的燒錢的模式來做市場,那么這種破產也是一種必然性。

    同程生活申請破產未必“如愿以償”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認為,從法律層面上,雖然同程生活發布聲明宣告破產,但同程生活的聲明僅表明該公司擬提出破產申請,法院是否受理該公司破產還有待商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第十二條,針對公司惡意負債,逃避債務的情況,破產申請不予受理。

    “該公司在發布聲明之前,在拖欠供應商貨款的同時,仍在要求供應商進行供貨,且之后不承認之前與供應商達成的債務清償協議,由此判斷,同程生活可能存在惡意破產的情形。如果同程生活向法院申請破產并受理,在破產和解和重整程序無法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公司進入破產清算,各個供應商所獲債權清償比例并不樂觀(中國破產清償率較低),該分配前提是,同程生活在支付員工工資、水電、稅費、破產費用后仍有剩余資產。”李旻說道。

    同時,他還表示,同程生活破產,現在不僅僅是一個企業問題,當地政府應當參與,提供官方層面的幫助和援助,以維護正常的社會秩序。

    而董毅智表示,希望每次破產之后,企業能夠合理解決跟供應商之間的欠款問題,破產清算按照法律的程序去推進,是對企業和這些運營者的一個期望。

    社區團購“淘汰賽”啟幕:大部分平臺或需要破產


    \


    曹磊表示,目前國內的社區團購玩家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獨立創業類,從零到一成為獨角獸,一類是作為公司一項戰略級項目,通過美團、滴滴、拼多多這樣的綜合性電商平臺內部孵化出來,如今這個賽道是互聯網巨頭和VC風險投資重兵壓境最密集的,如果沒有背后燒錢支撐,無法前行多遠。而在同程生活破產后,國內社區團購這一“風口上的豬”僅剩五大玩家,即多多買菜、橙心優選、美團優選、興盛優選,以及阿里系(MMC、十薈團、盒馬鄰里等疊加的“大雜燴”)。

    董毅智律師指出,同程生活破產證明這個社區團購的模式本身有不可克服的缺點,能否盈利實際上是沒法期許的,那么從未來來看,除了一些巨頭全力支持的社區團購企業,大部分社區團購企業可能都需要破產。

    此外,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表示,在互聯網公司進入社區團購領域后,整個行業就進入了“拼資本,拼補貼”的時代,面對巨額資本的入場,同程生活雖然有先行優勢,但是其內部經營、產業模式等弊端使之面臨淘汰,其破產意味著社區團購領域已經開始進行淘汰。

    曹磊進而預測道,社區團購作為一種新興的買菜的一種方式,無疑是電商所有品類中的“最高頻”“剛需”,是得到資本認可、市場檢驗、用戶也認可的模式,它的市場容量是看得見的,用戶通過疫情加上平臺的普及教育也是廣泛接受這種模式,而電商巨頭無疑在用戶量、供應鏈、地推團隊、倉儲物流、資本投入等各種資源方面都具有強大的“后發優勢”,未來市場必將被美團、拼多多、滴滴等巨頭所瓜分,留下創業公司“一地雞毛”。
    關鍵詞:同程生活破產